当前位置:首页 > 诛明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要防备万一

第二百八十一章 要防备万一

    等人力钱粮各处的数字大概都汇集起来,守城各种措施也取得共识后,这就告一段落了,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当然,并不是等所有商议完就开始执行,内堂诸位也知道轻重缓急,很多法子一旦议定立刻就有人过去传令,就连充作护卫的王虎王雄兄弟也里外跑了好几次,朱达的家丁此时已经在城内和城墙上开始值守巡逻了。

    把一切都说定后,内堂诸人都松了口气,好歹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做,也知道力气向何处用,这也和朱达那个普查法子有关,吏役们把这个法子和祖辈传下来的做事规矩结合,真真正正有滴水不漏的意思,做事做得细密周全,大家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遗漏不安心的地方了,虽说没人有把握,但大都坦然。

    从凌晨就汇集到这里商议,绝大多数人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等紧绷的神经略放松下来,腹中动静此起彼伏,胡师爷连忙安排后厨做些快手的饭菜送过来,等食物香气开始弥漫,内堂众人也开始哈欠连天,疲惫也跟着泛上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沉默许久的朱达从座位上站起,扫视屋中后朗声说道:“三班能用上的人差不多有百余号,不过这些人可不是县衙能管得了的,都是各位长辈们的私人,除了衙门里这百余人,各位长辈家里还有几十号能打的汉子,这些就是私产了,大敌当前,咱们怀仁县要劲往一处使,这些人统一由我调配指挥,也麻烦各位长辈去打个招呼,谁要脑子糊涂,小心就没脑子了,一个混货死了不要紧,连累了身后的恩主可就不好了,各位,我说明白了吗?”

    文吏首领,大户人家为了做事方便,都习惯在三班差役里塞进自己的私人,三班班头除了几个十几个亲信之外,更多的只是协调和统领,这是大明各处府州县衙门的成例,没什么可稀奇的。

    朱达毫不客气的点破,并警告威胁之后,艾知县和胡师爷脸上居然有些快意浮现,其他人略微安静,都是干巴巴的连声答应下来。

    “在这样的危机关头,我就不讲什么规矩了,调配用人我来抓,钱粮支应由义父那边来抓,兵房、工房、刑房、壮班、皂班和快班,向我请命,其他人由我家义父安排,知县大人自然全权总管,我父子二人只不过代为奔走。”朱达又是说道,好歹在最后补充了句,但谁都知道这句话是遮掩面子而已。

    话说完后,内堂安静下来,朱达所描述的太过大逆不道,堂堂大明一县的县政,被一对没什么名分的父子就这么赤裸裸把持,还不是寻常那种大豪强暗地里的奢遮,是直接要求官吏对其服从。

    “......这......这未免不合规矩......”还是有人忍不住低声说道,只是屋中太安静了,他这边说完,清晰的传到每个人耳中,其他人都是低头根本没有接话的意思,秦举人依旧端坐,可表情却有些许的不自然。

    朱达看过去,却是县里礼房经承,吏役里礼房做事久了的文吏往往更像是读书人,但这位的风骨气节也很是有限,看到朱达望过来已经有了恐惧神色,朱达冷笑了声,反手抽刀出鞘,看到这寒光闪闪的钢刀拔出来,内堂众人都是胆寒色变,先前说话这位直接站起后退几步贴在了墙上,浑身抖得好似筛糠,按说屋中三班班头多少能动手的,此时却都是低头看着地面,只做无事。

    “什么是规矩,要来的鞑子就是规矩!全城百姓的性命就是规矩!我手上这口刀就是规矩!事急从权,为了保命,为了这怀仁的安危,自然要做非常之事,等鞑子走了,一切恢复从前,若是鞑子不走,你那规矩能让鞑子走吗?”朱达沉声喝问道,他这几句话无人可以应对。

    一直端坐的秦川却笑了出来,边笑边说道:“为了全城安危,你不计个人得势名位,这当真是大义之举,事后传到府城传到山西甚至传到京师,都要给你表彰的,史书上也能有你一笔!”

    虽说是子唱父和,但秦川这番话却是定了调子,大家莫名的安心不少,既然有人愿意出头揽过这个责任,事后又有这样的名份,那大家无非就是跟着做。

    “秦老爷和朱公子真是仗义,周某也愿意共襄义举,接下来这段危难时日,我等愿意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谁要是从中作梗,周某第一个不答应,周某也卖个老脸,老宋其实也是担心事后惹出麻烦,他对秦老爷和朱公子一向是钦佩的,老宋,快过来陪个不是!”第一个起身说话的是户房经承周贵,不光是斩钉截铁的表示支持,还给刚才说话的那位文吏打了个圆场。

    那“老宋”讪讪的过来赔礼,其他人则是跟着周贵表态,说是唯马首是瞻,就连艾知县都起身说了几句场面话。

    “义父,孩儿去巡城了,钱粮支应就拜托义父操劳!”朱达走到秦川面前郑重其事的抱拳说道。

    “你放心去做,粮台上下为父会安排妥当。”秦川说得也是郑重其事,只是说完这句后秦川哑然失笑,摇头感慨说道:“倒是和当年盐栈的经历有些相似,只是当年打交道的是兄弟,如今变成了你。”

    这些话周围的人也听得到,升平盐栈是怎么回事,在这内堂上的人都清楚得很,眼下只当自己听不懂。

    朱达昂首阔步走出县衙大门的时候,街面上已经没有来时那般安静,可也没有喧闹太多,很多怀仁百姓都是茫然的走出院门,当看到全副武装的巡逻家丁之后,又忙不迭的缩回去,也有人不管不顾的向着城门处跑,甚至都不知道避让朱达他们一行,直接被朱达揪住,正反几个耳光扇了下去。

    “你要干什么去?”

    “我要出城!”

    “鞑子就要来了,你出城找死吗?”

    “这里怎么能挡得住鞑子,等鞑子来了,要么是死,要么会被抓到北边去,我要躲到山里,那边才安全。”

    “你知道出城后多久才能进山吗?你在山里有住处吗?你才带了几个包袱,你们进山能撑多久?”

    朱达问得这要出城的人瞠目结舌,等朱达松开手也不跑了,蹲在原地捂着头痛哭失声,跟着他的家眷连忙上前安慰,安慰没几句跟着哭出声来。

    “回家好好待着,你这样的出了城只有冻死饿死一条路,还不如被鞑子杀了。”朱达毫不客气的说了两句,带着众人向西门走去。

    虽说这段路并不怎么远,可想要出城逃难的还不止刚才那一个,朱达懒得管了,身后家丁追上去乱打拦了回去,现如今想要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这一路上还遇到了朱达手下的家丁队伍,他们有县里的年轻差人带路,又有训练过的武装男丁,街面上的乱子还真没有压不住的,这也是没有太过喧闹的原因。

    从出了县衙之后,王虎和王雄就没跟在朱达身后,特意落在了稍远的位置,他们和家丁不同,行动上很多自由,也没有人管他们,两个人只在那里小声议论。

    “这到底是他想出来的还是那秦举人想出来的?”

    “不像是秦举人,在太原赶考的时候也能看出这人的禀性,胆子虽大,却是知道规矩,眼前这位太胡作非为,要不是有个举人老子护着,事后说是谋反都抵赖不了。”

    “真要能救下全城百姓,事后也不会有什么罪过,再说了,临战危急,他的安排不能说有错,要是让这帮乡下土棍来管,借机发财事小,把坏事变成祸事才是麻烦。”

    “这朱达没准还占了便宜,鞑子南下怎么会在意这小小县城,但危急关头敢做事,大伙可都看在眼里。”

    王虎和王雄都是三十大几四十出头的年纪,经历见识都不少,在他们的判断中,蒙古马队侵入会奔着更有价值的目标去,啃下这么一座有完备城墙的县城实在太得不偿失,其实朱达和他们的判断差不多,但朱达不敢去赌,有坏的苗头也要做最坏的准备,他真的害怕万一。

    等快要到县城西门的时候,倒是见到有些本城住户垂头丧气的往回走,见到朱达他们不是闪避在一边,就是躲到另外的街道上,走进了看,各个灰心绝望的样子,这等作态等到了城门处的时候就有了答案。

    在县城西门附近已经挤满了人,不是要出城的,而是刚刚进城的,每一个进城的百姓,每一户家庭,都是满脸的绝处逢生,都是满脸的庆幸,即便隔着城墙和城门,也能听到外面的哭闹和乞求,在这等情形下,那些自作聪明或者被吓得崩溃的人都知道城内好还是城外安全。

    西门处这边已经有一队家丁在,是王井带队,正在协助着差役们维持秩序,但细看起来,倒不如说是差役们帮着家丁忙碌。

推荐阅读:大王饶命 我是大玩家 永恒国度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一章 要防备万一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