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一序列 > 472、打个劫

472、打个劫

    “可能是被风刮来的吧,”任小粟笑道。

    “你们记得不,”伐木工低声说道:“集镇上的说书先生以前讲过一个关于白纸鹤的故事,说是一个很神秘的组织喜欢用千纸鹤传递情报,任小粟你这千纸鹤里面写有字吗?”

    任小粟把手一握笑道:“什么也没写,那说书先生肯定是编的吧,哪有人用千纸鹤传递情报呢。”

    “也是,”大家一听任小粟这么说,也就不再追问了。

    只是这话给任小粟听得一愣一愣的,他隐隐觉得那所谓的神秘组织,搞不好是真的啊。

    只是这样一个组织,怎么就被自己随手抓住了通讯方式?

    巧合?还是故意安排?

    任小粟天性谨慎,每每遇到奇怪的事情时总会多想一些。

    当然,他也没想过,换了别人能不能捉住这千纸鹤,还真成问题,搞不好还要被这小小的千纸鹤反杀。

    他把千纸鹤重新叠起来,看看对方会不会再次飞走,结果拆开之后,任小粟发现自己不会叠了……

    确实是以前没学过这玩意啊!

    任小粟将纸片收进了宫殿空间里。

    这千纸鹤恐怕是某个超凡者的能力吧?任小粟望向61号壁垒,刚刚千纸鹤飞去的方向就是61号壁垒。

    所以,那个超凡者就在61号壁垒中吗?

    伐木队的队长到了集镇门口便停稳了卡车,跳下车来对任小粟说道:“这集镇上现在有不少逃难过来的人,你要是想找家人,就得在这里好好找找了,要是这里没有的话……”

    后半句没说,这位队长的意思是,这里没有的话,恐怕就已经遇难了。

    那队长说道:“我就在集镇西边住着,你要没事干想要讨口饭吃,就来西边找我吧,正好最近活比较多。”

    “谢谢老哥了,不过我最近应该还不需要,”任小粟道谢之后就在集镇转起来了,一个窝棚挨着一个窝棚去寻找王富贵等人。

    这里的集镇很大,要比他在西南西北见过的集镇大好多倍还不止。

    很多难民已经搭起了窝棚,不少人面色死灰,有着一丝绝望。

    高高在上的壁垒人忽然变成了流民,许多人恐怕都接受不了,他们有些人带着钱财过来,还以为自己可以在中原继续安逸的生活。

    结果王氏财团的所有管制壁垒,都已经早早的不再接受宗氏货币了,以前有人过来经商的时候,宗氏货币还能用的,结果现在却不行了。

    仿佛王氏财团认定了宗氏会一败涂地似的。

    来到这里的难民,只能卖自己的金首饰勉强度日。

    他看到有壁垒人跟在流民身后,说自己能干活,想讨口饭吃,结果却被流民嫌弃年龄太大,又看起来不像是有力气的人,拒绝了。

    也有壁垒人则在破口大骂,骂这些流民竟然敢看不起自己这壁垒人,结果被流民一顿乱揍,甚至被流民吐了痰。

    当然,也有壁垒人很快就向这世界低头了,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换取食物。

    中原的流民虽比西南西北强,但也必须劳动才能换取食物,这是铁一样的规则。

    ……

    让任小粟失望的是,他在这里并没有找到王富贵等人的踪迹。

    此时的他有些迷茫,这茫茫人海,自己该怎么把王富贵等人找出来呢?

    就在此时,伐木队里一个尖嘴猴腮的工人悄悄来到任小粟身边:“我跟你很久了,你是不是没找到家人?没关系,我这边认识一些朋友,他们可以帮你找,只要你有钱。”

    任小粟回头看去,只见对方眼神飘忽不定,似乎是之前自己之前给队长说最近不需要干活,让对方猜到了自己身上带有财物的事情。

    任小粟笑道:“那就拜托了你了,若能找到我的家人,必有重谢。”

    “那你跟我来,集镇上不方便说话,”说着,这伐木队的工人转身就带着任小粟往荒野上走去。

    走了没多远,任小粟忽然开口问道:“还要走多远呢?”

    “嘿嘿,马上就到了,”那伐木工说着便来到一处小土丘,吹了一声口哨。

    却见土丘后突然钻出来了三个人,那伐木工人看向任小粟笑道:“你身上带有钱财吧,交出来,我们放你一条生路。”

    任小粟疑惑道:“你们用这种方式打劫多少难民了?不是说这边夜不闭户吗?你们这里不是有个叫做人工智能的东西吗?”

    之前王圣茵和王圣知都说过,他们王家所掌控的地方夜不闭户,只因为有一个叫做人工智能的东西可以分析犯罪行为,正确率极高,想要犯罪却不被抓住,只有少数人才能做到。

    可眼瞅着,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啊。

    却听这伐木工冷笑道:“那是壁垒里的事情,跟我们流民有什么关系?快把财物交出来!”

    “行吧,”任小粟嘀咕道,原来中原与西南西北一样,也将流民和壁垒人之间的沟壑,分的那么清楚。

    那伐木工忽然感觉自己眼前一黑,紧接着胸口一痛向后跌去,他手里生锈的铁刀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而他的三个同伙也不例外,全都遭受了突如其来的打击。

    任小粟把四个人拎到一起去,和颜悦色的说道:“我问你们点事情,嗯……就是中原的风土人情,你们不要太紧张,知道什么就回答什么。”

    这一刻,几个想要打劫任小粟的流民才意识到,这是踢到铁板了!

    不对,这特么哪是铁板啊,这特么是好几公里厚的大山啊!

    这段时间以来他们打劫西北逃过来的难民,已经尝到了甜头,而且那些壁垒人胆子很小,看到刀就立刻怂了。

    只是没想到,今天竟然打劫了一个超凡者……

    任小粟这一问就是一晚上,把面前的四个流民都给问崩溃了,天亮后,他一个人回到了集镇上,也没干别的事情,直接守在集镇上唯一的小酒馆门口,等着酒馆开门。

    不光是因为他饿了,想要弄点饭吃。

    还因为,这酒馆里有一位曾经提到过白纸鹤的说书先生。

    ……

    感谢暮色海、爷姓王住隔壁两位同学成为本书新盟主,两位老板大气。

推荐阅读:大王饶命 我是大玩家 永恒国度

看网友对472、打个劫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