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一序列 > 466、应到184人,实到183人

466、应到184人,实到183人

    当日,李神坛催眠装甲旅的时候便交代,只可杀宗氏士兵,不可滥杀无辜。

    李神坛的催眠堪称神奇,与宗丞把人变成只会服从命令的机器不同,李神坛是将一个指令藏在人的潜意识中。

    被李神坛催眠的目标,甚至有自己思考的能力,简单来讲,就是他们能分辨出哪个是宗氏士兵,哪个不是。

    虽然任小粟他们开的是宗氏的越野车,但穿的却是流民服装。

    所以装甲旅虽然追在后面想打宗氏部队,但尖刀连挡在路上,他们却不能滥杀无辜。

    一旦尖刀连躲开,炮火就轰起来了。

    一支残兵败将,哪里是一支整编装甲旅的对手?

    或者说,如今整个西北宗氏的壁垒里,防御力量最强的也不过就是146壁垒作战旅,其余的人都在前线打仗呢。

    所以131旅在后方,根本找不到对手。

    那些131旅的士兵安安静静的坐在装甲车内,因为长时间没有休息,以至于他们眼眶都已经深陷发黑。

    但他们不能睡,直到真正油尽灯枯的那一刻才会终结。

    尖刀连看着绝尘而去的装甲旅,再看向任小粟:“这是什么情况?”

    任小粟想了想:“我觉得可能是有个叫李神坛的人,控制了他们。”

    其实任小粟也没有确切的证据,但装甲旅在他们身后,明明已经将尖刀连笼罩在射程范围之内,却不开火,这就让任小粟忽然觉得不对劲。

    别问,问就是直觉。

    回忆起之前在李氏壁垒里看到的情景,被李神坛催眠之后的人会发了疯似的耗尽自己所有潜力,这装甲旅恐怕也支撑不了太久吧。

    眼瞅着装甲旅直奔下一座壁垒,任小粟心想李神坛这也算是帮了178要塞大忙了。

    或者说,对方原本是打算帮自己的?

    不管怎么说,这支装甲旅必然会给宗氏带来极大的惊喜。

    任小粟问道:“张司令他们在南方的战况怎么样了?”

    “还算顺利吧,但宗氏正面作战的抵抗意志比较顽强,赢肯定是能赢的,但我们也要付出一些代价了,”张小满叹气道。

    “而且这次小粟你把宗氏高层杀了大半,宗氏内部肯定乱套了,”焦小晨说道。

    听到178要塞能赢,任小粟忽然放下心来,却听那位被绑架的副团长说道:“也不一定吧,前线将领宗应在部队里的威望还可以,而且近些年来他一直在壮大自己的羽翼。也就是因为这事,宗氏高层才会搁置了他三年时间,如今这宗氏高层失控了,说不定会趁机整合宗氏,成为新的……”

    话还没说完,便听张小满说道:“不行,这事必须得给司令说一下。”

    说着他直接拨通了卫星电话,把副团长的说法给王封元复述了一遍,结果王封元说道:“没事,宗应活不过今晚。”

    说完,王封元就把电话给挂了。

    张小满等等面面相觑,任小粟说道:“看来张司令早就想好怎么对付他了,这是留有后手的。”

    事实上178要塞确实留有后手,自从许显楚在戈壁上伏击宗氏部队之后,那一个个后手都开始发力了,例如此时146壁垒里宗氏三房不少幸存者想要逃离,却忽然撞见了挡在他们面前的那位算命先生。

    例如前线,宗应还不知道危险即将到来。

    张景林蛰伏十多年,刚一回西北就将宗氏毁灭,自此之后178要塞在西北再无对手,整个西南西北,只剩下庆氏与178要塞隔江遥望。

    若换了别人去问王封元,王封元肯定什么都不说,也就尖刀连能有这样的待遇,还能从王封元那里问出点什么来。

    破灭146壁垒之功,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

    当前线的178要塞将领们听说北方146壁垒已经被尖刀连给打下来时,表情都酸了。

    张小满等人此时已经完成任务了,这战场上的战事基本和他们无关了,尖刀连已经接到命令,向南进发,与周应龙前锋营汇合后就地修整,然后回到178要塞去。

    张小满美滋滋的说道:“这次咱们妥妥的星云勋章,宗氏高层有一半都是咱尖刀连杀的,一个尖刀连硬生生打出了一个旅的气势啊。”

    “呸,”焦小晨笑骂道:“你这当连长的真是不要脸,明明全是任小粟的功劳,跟你有什么关系?没有任小粟,咱们能不能活到现在都不一定呢。”

    “任小粟也是咱尖刀连的人嘛,”张小满不乐意道:“咱们是一个集体,知道吗!”

    尖刀连的战士们疲惫的坐在车上,大家忽然有种放松下来的感觉,所有人都知道,西北的战争即将结束了,剩下的战斗也和自己无关了。

    但大家仔细回想起来,似乎就像焦小晨说的那样,这场战争里,如果没有任小粟的话,他们恐怕早就死了。

    从飞夺定远山、关山,到打穿北湾山山脉帮主力部队吸引仇恨,到强湾山渡河,到摧毁144壁垒后勤补给线,再到摧毁军工厂,最后还摧毁了146壁垒。

    不怪前线将领们有点酸,虽然尖刀连没怎么打硬仗,但尖刀连做的事情,比大部分作战序列都多,而他们只有184人而已。

    有人偷偷望向坐在车上的任小粟,这一战之后,恐怕没有人会不服任小粟了吧?

    当然,任小粟距离当司令还差的远呢,战斗和指挥是两码事。

    但时间还很长,他们觉得总有一天,这个少年会成长起来,成为像张景林那样的人,成为178要塞的脊梁。

    只有任小粟始终默默的靠在车座上,望着远处狂风掀起的烟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当作战部队将要抵达集结地点时,已经是傍晚了,周应龙早早的就站在营区门口等着他们了,不光有周应龙,连同王封元、张景林等重要将领全都在这里。

    集结的地点就是178要塞北方指挥部。

    张小满他们一瘸一拐的跳下车来,周应龙没好气的上前踹了他一脚:“明明没受伤,装什么呢?”

    张小满嬉皮笑脸的赶紧站直了:“这不是显得我们比较壮烈吗?”

    说着,尖刀连已经在张小满身后站好,张小满吼道:“报数!”

    “1!”

    “2!”

    “……”

    “182!”

    一连串报数下来,尖刀连的战士依旧嗓门宏亮,只是这数字到182便结束了,张小满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少一个呢?”

    加上张小满,应该是184人啊,可现在却少了一个。

    忽然间焦小晨疑惑道:“等等,任小粟呢?”

    “对啊!任小粟呢!”

    张景林平静的站在队列前面,好多将领留在这里纯粹是为了想看看传说中的任小粟到底长什么样,结果任小粟竟然不见了?

    周应龙看向张小满:“你怎么回事,把任小粟弄丢了?”

    张小满也急了:“你们刚才谁看到任小粟了吗?”

    “看到了啊,刚刚还在呢,他就坐在卡车的最外面来着,不知道怎么就不见了。”

    “对,我也看到了!”

    张景林叹息一声:“算了,随他去吧。”

    此时张景林已经明白了,任小粟因为宗氏而短暂的加入了178要塞,却因为宗氏破灭而再次远走,这里终究还是留不住他。

    王封元小声道:“是不是因为真的产生了什么隔阂……”

    张景林摇摇头:“不重要了。”

    说完,张景林看向张小满:“继续。”

    张小满站直了身体,手臂有力的挥到耳旁敬礼道:“报告司令,尖刀连应到184人,实到183人……”

    说话时,张小满心里满满的自豪感,可是尖刀连少了一个人之后,让张小满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难受的要命。

    任小粟竟然不告而别了。

    回想这一个多月的相处时光,那些困难与危险,都像是一枚印记。

    说着说着,张小满竟是突然伤感起来,周应龙没好气道:“不都打了胜仗了吗,这是什么表情。”

    “报告营长,我们说好了一个都不能少,但我们没能把任小粟带回来。”

    所有人都忽然沉默了,事前谁也没想过尖刀连竟然真的一个都没死。

    残阳如血。

    ……

    感谢鞑妖同学成为本书新盟主,也是老朋友了。

    另外《第一序列》发行首张作品信用卡,办卡直升VIP、送8888点币、送180天畅享卡会员、送300元畅享礼包、送专属徽章,每张作品卡前500张免费申请。

    申请方法:起点读书APP-个人账户页-起点星专属卡-下拉找到对应作品卡点击即可申请

推荐阅读:大王饶命 我是大玩家 永恒国度

看网友对466、应到184人,实到183人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