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一序列 > 454、不能说

454、不能说

    有将领已经从前线退下来了,他们在讨论着戈壁的战事,这事就连他们之前都不清楚。

    也有人发现许显楚不见了,但近十万部队行军遮天蔽日,张景林又分散了十数支部队出去故布疑阵,所以大家也没多想。

    直到今天他们才知道,原来许显楚去了西北戈壁!

    这时候王封元端着饭盆进了食堂,食堂的负责人林豫泽一边给他打饭,一边美滋滋的问道:“我的演技怎么样?”

    “完美,”王封元哈哈大笑:“司令说了,这次能抓到李翔,记你一功。”

    “嘿嘿,那小子偷偷摸摸问我司令饭量怎么样,我就留心了,”林豫泽给王封元舀了一大勺肉:“不过还多亏你们后续的技术手段,不然也只能是怀疑。”

    “不用谦虚,”王封元摇摇头:“终究是他有异常,我们才知道该针对谁。”

    这时候,一大群将领围到王封元身边来:“你老小子肯定从头到尾都知道司令的计划,怎么嘴就这么严呢,一点风声都没给我们透露。”

    王封元没好气道:“谁知道你们是不是间谍?我到现在都怀疑你们之中还有间谍。”

    一旁的将领们被恶心了半天,不过王封元说话的习惯,他们也都清楚,早就不跟王封元计较什么了。

    王封元在肃清内部间谍的时候,手段酷烈、六亲不认,一切都只对张景林负责。

    即便在178要塞的时候也每日深居简出,滴酒不沾,以前王封元还有个老婆,结果一天晚上说梦话被老婆听见了,结果王封元也是狠人,竟然直接跟自己老婆两地分居,只白天偶尔去看看孩子。

    那时候王封元的孩子刚出生,每次他去探望的时候孩子都管他叫叔叔,但王封元心里再苦也没说过什么,竟是就这样孤独了十多年。

    偶尔他的下属看到王封元一个人在办公室外面抽烟,总觉得王封元心里藏着太多的事情了。

    旁边负责某支步兵旅的柴志龙问道:“封元,现在这事也不是秘密了,能不能给我们说说过程啊?之前司令两天没吃饭,都给我们急坏了。”

    王封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现在给你们说说也无所谓,司令交代了,可以说。”

    此时历数胜券,那是可以涨士气的事情,有人一听王封元这么说便激动了:“给我们说说,司令真是饿了两天吗,没让林豫泽偷偷给他开小灶?”

    王封元哭笑不得,没想到这群人竟然关心的是这个事情,他说道:“谁说司令遇到难事的时候,会吃不下饭?”

    将领们面面相觑:“难道不是吗?”

    王封元笑而不语,其他将领忽然意识到,原来这传言就是一个“扣子”,例如打牌炸金花的时候你让对方知道自己诈人的时候有个摸鼻子的习惯,然后等到致命一击的时候,那摸鼻子的习惯就能让对方自己掉入陷阱。

    当然,这也是个最简单的例子,而张景林遇难事便胃口不好,这事在壁垒里传了快二十年了吧,今日竟然才发现是假的?

    王封元说道:“司令真正遇难事的时候,会每天抽两包以上的烟,这倒是真的。”

    结果旁白的柴志龙指着王封元对旁边人笑骂道:“这特么又是准备给咱们下扣子呢,我给司令当勤务兵的时候,司令高兴了也能抽两包!”

    王封元挑挑眉毛:“私自泄露司令起居习惯,自己去领三千字检查去。”

    柴志龙脸色瞬间就变了:“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王封元根本不理他,纪律就是纪律。

    柴志龙脸色瞬间就哭丧起来了。

    此时有人幸灾乐祸的拍了拍柴志龙的肩膀,然后转头问王封元:“那你给我们说说,司令是怎么发现宗氏想要横穿戈壁的?司令不是在外面待了十多年吗,这才回来了多久?而且之前178要塞也没人提过这事啊。”

    王封元冷笑道:“这计划,本身就是前几年司令送给宗氏的,直到宗氏开始频繁挑衅我们的时候,司令就猜到宗氏的前进基地应该已经建好了,他这才回来。”

    将领们恍然大悟,看来司令在外面也没闲着啊,大家再看向王封元,合着司令偷偷离开178要塞之后,王封元一定和司令保持着联系吧,但王封元这老小子嘴太严了,其他人根本就不知情。

    “没想到你老小子搞情报工作不行,藏事倒是有一手,”柴志龙嘀咕了一句。

    结果这时候柴志龙一愣,等等,王封元在情报负责人的位置上可是坐了十多年了啊,王封元整日都对外感慨搞情报太难,近些年才开始有些进展,但大家也不知道进展是哪些方面。

    大家老是私下里拿王封元开玩笑说,情报系统是178要塞里养老的地方。

    但今日看来这王封元和张司令都图谋深远,若是王封元能力不行,张司令不应该早就把他换了吗?

    张司令哪是在工作上能含糊的人?

    想到这里,所有人看王封元的目光都不太一样了。

    所以,就连宗氏穿过戈壁的计划,都是张景林送给宗氏的?难道张司令很久很久以前就想要弄死宗氏了?

    可那时候张司令不是还没回178要塞呢吗,这事全都是王封元一手操办的?

    “什么时候的事啊?”有人问道。

    王封元回忆道:“我也记不清了。”

    旁边一众将领撇嘴,你特么能记不清才怪了,信你个鬼!

    不过这时候有将领提出了新的疑惑:“那封元你肯定早就知道有任小粟这么一号人了吧?给我们说说呗。”

    王封元想了想:“现在还不能说。”

    “因为他还没脱险?我听说他孤身一人去了146壁垒,真的假的?”柴志龙问道。

    “真的,”王封元并没有对此事隐瞒,毕竟宗氏也很清楚这事。

    柴志龙听了之后嘀咕道:“这小子还真猛啊,一个人都敢去146壁垒?那他现在干嘛呢?你有没有让北方的情报人员协助一下?”

    王封元摇摇头:“不能说。”

    到此时,该说的都说完了,剩下全是不能说的,王封元身边的将领们逐个散去,他们也需要尽快休整,北方战场还需要他们,毕竟直到今天虽然眼看着就要胜利了,但他们还没实打实的拿下任何一座宗氏壁垒。

推荐阅读:大王饶命 我是大玩家 永恒国度

看网友对454、不能说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