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一序列 > 388、战争狂徒

388、战争狂徒

    既然决定要打关山来引诱定远山的土匪出窝,那就必须悄悄的进入河谷地区了,以免他们的行动被提前发现。

    如今宗氏的耳目遍布西北,178要塞的计划就是先将河谷地区的土匪肃清,以免到了真正的战争时,这些后背的土匪给前进基地带来什么麻烦。

    张小满觉得关山应该更难打,但任小粟不这么想,因为有一部分土匪死在颜六元那宛如天崩地裂般的诅咒里了,他猜测那伙土匪就来自关山。

    当时他们在考勒山附近,距离最近的匪窝就是唐汪山和关山,可唐汪山的土匪早就被王从阳挥霍干净了,那么来的只能是关山的土匪。

    不过任小粟没说这事,那荒野上的一战似乎还在宗氏的消息封锁之中,178要塞并不知情。

    178要塞距离当时的战场足有五六百公里之远,不管如何炮火连天,要塞里都听不到一点动静。

    但任小粟很清楚,如果真如他猜测的那样,关山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打,反而要比定远山容易的多。

    尖刀连就像一群老鼠一样,忽然弃掉了卡车,一个个扛着枪械和炮弹补给在沟壑中穿行,昼伏夜出,尽最大的可能不被敌人提前发现。

    白天躲在沟壑的阴影里休息时,张小满对任小粟说道:“虽然我也不知道你的超凡能力到底是什么,但你既然说了能给关山压力,那我就信你,可别到了地方说自己做不到,你要做不到,甭管你是谁的人我都直接枪毙你。”

    任小粟没说话,而是抱着自己的自动步枪靠在沟壑上闭目养神。

    所有人都在慢慢吃着自己的单兵口粮,他们如今是秘密潜入河谷地区,不能生火做饭燃起炊烟。

    不过让张小满他们意外的是,这任小粟好像比他们还能吃苦似的,大家休息的时候总会需要有人轮值站岗,其他士兵一个个困的怨气连天,但任小粟从未抱怨过什么,让他站岗,他就站岗,多站一会儿也无所谓。

    张小满刻意观察过,站岗的时候任小粟确实认真无比,尽职尽责。

    这位尖刀连连长小声嘀咕道:“不愧是司令看中的人啊。”

    大家用更加苛刻的目光去看任小粟,不是非要跟任小粟过不去,而是当大家得知这可能就是下一任司令的时候,总会想:我跟这人比一比,到底哪里比他差了,他凭啥成为司令员的候选人。

    而任小粟这里,不光光是站岗,还有行进途中大家要轮流去扛重机枪和迫击炮,那玩意真的很沉,迫击炮还好点,只有29.4斤,虽然扛起来长途奔袭也难受,但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

    而口径12.7mm的重机枪自重就50斤,还要背着自己的行军背包,他们前往关山与定远山之间的距离还有一百多公里,路还难走,有些士兵为了扛这玩意,肩膀的皮都磨破了。

    但任小粟也从来没抱怨过什么。

    任小粟如今力量与敏捷是平衡的,所以看起来很瘦削,刚开始张小满是故意为难任小粟,让他吃吃苦头。

    结果让张小满诧异的是,任小粟看起来比他们都瘦,但扛起重机枪来一点都不含糊,甚至还主动替其他战友分担一些。

    部队里就是这样,你硬气,你有实力,我就尊重你。你娇气我就看不起你。

    仅仅荒野行进的这几天,大家对任小粟的印象就有所改观,这小子是真的硬气有实力!

    隐约中,尖刀连战友都在心里想着:还不错嘛。

    但这并不意味着大家完全认可他了,够不够格做下一任司令,光有体力和毅力可不行。

    此时张小满计算着:“关山距离定远山差不多有30公里的样子,如果关山向定远山求援,那么定远山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就能到了,我们得提前在路上挖好战壕伏击才行,不然搞不好还特么打不过那群土匪。”

    任小粟说道:“这沟壑就是天然的战壕了。”

    “倒也是,”张小满忽然问道:“你真有信心给关山压力,让他们呼救求援吗?”

    任小粟平静道:“我立过军令状的。”

    尖刀连里的通讯员始终和后方前锋营保持着联系,前锋营在他们开拔后的第二天就出发了,此时应该就在他们后方六十公里的地方。

    只不过前锋营的目标并不是关山和定远山,他们要在北方构筑防线,避免拿下关山和定远山之后,宗氏南下反扑。

    178要塞的集团军中,除了留下一支作战旅完善守备力量,其余的都已经准备开赴战场。

    任小粟好奇道:“连长,宗氏真有二十万兵力?”

    张小满冷笑道:“宗氏才多大的地盘就敢称自己有二十万人?哦不对,如果算是他们刚刚扩编的流民兵团和私人部队,好像确实有二十万人。但我178要塞的汉子能打到最后一兵一卒,他宗氏的士兵恐怕死几百人,一支所谓的作战旅就崩溃了。”

    这时候任小粟才恍然,原来这宗氏走的路子和李氏一样,把啥也不会的流民都抓来当壮丁的,而且还有私人部队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角色。

    若是庆氏也这么搞,任小粟估摸着他们能凑出来四十多万兵力……

    可这种军队,有什么用呢?

    任小粟问道:“那宗氏正规军有多少人?”

    “9万左右,”张小满说道:“不过这是去年的情报了。”

    任小粟点点头,他忽然也觉得这场仗不是那么难打了,虽然178要塞上战场的正规军也只有七万五千人。

    不过,怎么感觉178要塞也没那么强啊,这是错觉吗?

    任小粟觉得这事有古怪,如果178要塞只有这些战斗力,当然可以伫立在西北,但绝对不足以让一个真正的财团敬畏。

    还有,之前罗岚想要杀了张景林,可庆缜不同意。

    庆缜是为了让张景林回到西北牵制宗氏,还是为了让张景林继续守卫内陆人类,以免人类再次遭遇外族战火?

    也可能二者皆有吧,任小粟总觉得,在他印象中的庆缜并非一个只知道战争的狂徒。

推荐阅读:大王饶命 我是大玩家 永恒国度

看网友对388、战争狂徒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