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一序列 > 375、随行

375、随行

    这支由中原前往178壁垒的队伍人数并不算多,任小粟虽然身受重伤躺在后座不能动弹,但他大致听一下也能分辨,这队伍大概二十人左右,六辆越野车组成一支车队,后方还有一辆专门拉运补给的车子。

    车队里,主事人大概就是那对叫做王圣知和王圣茵的兄妹了,不过这俩人好像也没什么架子,看起来都很随和,队伍里其他人面对他们也没什么压力。

    行进时,任小粟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口,那右腹部的撕裂伤十分惊人,幸好有这些人给自己缝合伤口,不然还没等他醒过来使用黑药,恐怕命都没了。

    缝合伤口的线脚规则整齐,能看出缝合这个伤口的人很仔细很用心。

    听这些人说话内容,任小粟才知道自己竟然被洪水给带出了一百多公里,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活下来的。

    吃饭的时候会有王圣知的下属,把热好的速食饭菜拿给任小粟,而任小粟便在车上默默的吃着,沉默寡言。

    不过车队里所有人都知道他刚刚遭逢大难,所以觉得沉默寡言也比较正常。

    太阳落山之后,这支车队准时宿营,任小粟听他们围着篝火讨论整个西北、西南局势,一名汉子说道:“这边怎么忽然就打仗了,不是好几十年没打过了吗,咱以前都没关注过这边。”

    却听王圣知笑道:“以往是交通不便,中原地区的各家又对西南没什么兴趣,自家的事还整不明白呢,哪有空关心这边的事情,反正又没什么交集。”

    西南的地理位置注定了那里成为一块半隔绝的地带,但似乎是因为突然爆发战争的关系,导致中原地区一些人目光也投到了这里。

    “据说那个庆缜是非常厉害的人物,”王圣茵想了想说道:“虽然咱们不知道这场战争的详细经过,但庆氏和杨氏把李氏打掉之后,好像杨氏也被庆缜玩弄于鼓掌之中,这种好战之人,一定要小心一些。”

    在外人眼中,这场战争到现在图穷匕见,就仿佛是庆缜在一手操控一般,从开始到结束,似乎都是庆缜的野心与谋算。

    然而只有身在局中的人才会明白,庆缜这一路走来都只是筹谋自保而已。

    正如庆缜自己所言,但使他又二顷良田,安能配庆氏帅印。

    那时代的洪流里,安于现状的人终将消亡,黑暗的长路上,在看到光明之前谁也无法回头。

    有人忽然转头问任小粟道:“你不是西北人吗,你知道这战争咋打起来的吗?”

    任小粟摇摇头:“不清楚,我就是个流民,怎么知道这些事情。”

    说话之人挠挠头:“也是,这些事情离你太遥远了,哈哈哈,算我白问了。”

    王圣茵听了这话便对车上半坐着吃饭的任小粟问道:“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任小粟顿了一下:“我叫任小粟,我的家人也被洪水冲去下游了,如果你们在中原遇到有人寻找我,请把我还活着的消息告诉他们。”

    这是任小粟几天以来说话最多的一次了。

    原本任小粟想要隐姓埋名,但这些人对西南西北并不了解,所以任小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而且他也希望找到失落的家人与朋友,他的名字应该还挺特殊的,重名较少,如果六元、王富贵他们听到自己的名字,肯定会寻来的吧。

    其实他现在也想去寻找颜六元他们,但茫茫世界找人太难了,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这段时间里宗氏给他带来的痛苦与绝望,任小粟都要一一偿还。

    只是他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任小粟在思考自己该怎样借力。

    如今面前这群人似乎想要打开西北商路,也许这就是自己的机会。

    想到这里,任小粟忽然感觉自己非常理解李神坛了,当初自己觉得李神坛像是恶魔,可现在任小粟才明白,当你自己没有亲身处在仇恨与痛苦之中的时候,就不应该劝人大度。

    当然,理解是一回事,做不做朋友又是另一回事。

    任小粟忽然问道:“中原有战争吗?”

    王圣知看了他一眼说道:“那是兵家必争之地。”

    任小粟愣了一下,王圣知言下之意是,中原也有战争啊,他问道:“不是说中原繁华富庶吗。”

    王圣知笑了笑:“正因为它繁华富庶啊,并不冲突。”

    这时候任小粟没再追问,那不符合他现在的普通流民身份,只是王圣知似乎来了聊天的兴致:“你们西北的流民平日里做什么?”

    任小粟平静道:“种地,烧砖,挖水渠灌溉庄稼。”

    “烧一窑砖需要多久?”王圣茵忽然问道。

    任小粟回答道:“青砖需要十三天,不过具体还得看中间加水的时间,我们没烧过红砖,不知道红砖需要多久。”

    王圣茵点点头不再问什么了,刚才那个问题看似无心,实则有意。

    然而就在此时,西北方向忽然驶来了几辆运兵卡车,所有人都停下交谈朝那边看去,任小粟看到那几辆车上的长刀标志便心中一沉,那是宗氏的财团标志。

    这里距离宗氏最少还有小一百公里,对方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他身子往车里挪了挪,脸也藏在车内的阴影之中。

    却见王圣知他们好像一点都不担心似的,依然坐在篝火旁。

    那几辆车在营地旁边停下,车上下来了三支宗氏的正规军作战班组,为首一人身材高大,看样子是宗氏的一名军官,他拧着眉毛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王圣知将轮椅转过去面对这名军官笑道:“我们从中原来,去178壁垒,你们是?”

    那军官没有回答王圣知的问题,而是继续问道:“去178壁垒干什么?”

    “经商,”王圣知简短说道。

    “这条路,途径我宗氏辖地,不如各位跟我先回一趟宗氏,等我们弄清楚情况再给各位放行如何?”军官说道,这军官似乎是不清楚来者身份,所以说话还比较客气。

    可是王圣茵说道:“那不就绕路了吗,我们走我们的,跟宗氏井水不犯河水。”

    宗氏军官一听王圣茵这么说,便不再客气了,他对身旁士兵说道:“把他们都带回去。”

    然后便听到宗氏军官对王圣知说道:“各位对不住了,这里禁止通行。”

    任小粟忽然疑惑,难道宗氏想把178壁垒隔绝在西北,以免178壁垒和中原互通联系?

    ……

    昨天在上海刀塔TI9现场,亲眼见证中国队全军覆没,一整天都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刚刚到家,再休息一天,明天恢复正常更新

推荐阅读:大王饶命 我是大玩家 永恒国度

看网友对375、随行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