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一序列 > 282、差点挨揍!

282、差点挨揍!

    任小粟最终还是来救李清正了,只不过营救的过程比他想象中要轻松了太多。

    在计划中,他会使用预先埋好的爆裂扑克,将最前面的那辆车给破坏掉,导致整个车队的阵型大乱。

    然后他和陈无敌就依靠强大的个体实力进去硬抢,期间再用爆裂扑克迅速制造混乱脱离战场,最终把敌人引到他刚刚种好荆棘藤条的地方,用荆棘藤条来断后!

    这个计划并不周密,但仓促间只能这么应对了。

    只是,猜测中的纳米战士并不存在,反而看到了李神坛!

    这一瞬间任小粟已经反应过来了,原来所谓的秘密基地营救李清正,只是胡说和李神坛这爷孙俩给他设的一个局。

    抓住李清正的部队根本不是什么神秘部队,就是李神坛之前拐走的那支作战旅!

    虽然不知道李神坛有什么目的,但任小粟忽然松了口气,这总比他要面对500个纳米战士强啊!

    不过被人设局的感觉并不好,任小粟趁着李神坛还没爬起来的瞬间,双脚骤然发力,厚重的外覆式装甲在地面踩出裂缝,然后整个人便如同山岳一般跨越了二十多米的距离,来到了李神坛的面前!

    任小粟攥紧拳头,狠狠的砸向对面那个正在微笑的青年。

    可就在此时,天空一个小女孩已经急速下坠,竟是赶在任小粟打到李神坛之前,挡在了李神坛面前。

    只见她举起纤秀的拳头与任小粟的铁拳相撞在一起,这碰撞之力轰然作响,一瞬间朝周围掀起巨大的灰尘来!

    任小粟迫不得已向后撤去,灰尘中李神坛声音传来:“呸,呸,吃了一嘴的土!”

    等灰尘散去,李神坛已经站了起来,一脸灰扑扑的对任小粟笑道:“好久不见啊朋友。”

    “朋友之间是这样相处的吗?”任小粟皱眉问道,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陈无敌,似乎想要和陈无敌一起把这货给捶死到这里。

    虽然刚才司离人硬接了他一拳,但刚才他杀心未起,所以算不上用了全力。

    只不过问题在于,任小粟如今也算见过不少超凡者了,但能飞的还就这小女孩一个,所以根本搞不清楚这小女孩实力到底如何,只能联合陈无敌进行绞杀。

    被李神坛控制的士兵并没有攻击他们,而是呆呆的站在原地,等待李神坛的指令。

    却听李神坛笑道:“你是不是很想揍我一顿出出气啊?”

    “你这不是挺会算命的吗,”李清正这时候才从地上爬起来,他可没李神坛那么好的身体素质,这一摔给他摔的快劈了都!

    李清正看到任小粟就像看到亲人一样:“小粟,揍他!”

    李神坛笑意更浓:“我觉得你可能没时间来揍我了。”

    “什么意思,”任小粟有种不好的预感。

    “杨氏军队里负责渗透、斩首、后方破坏的纳米战士已经快要抵达108壁垒了,或者已经到了也说不定,而我的军队,一个小时后就会开始发起对108壁垒的攻击,”李神坛说道:“不管是哪一方先动手,到时候整个壁垒都将陷入战火,你的朋友们还在壁垒里面吧,也不知道少了你的帮助,他们能不能活下来。”

    “我直接杀了你,你的部队不就停了吗,”任小粟问道。

    “看来你不了解催眠,催眠指令一旦在潜意识里形成,那么就算没有施术者,受术者也同样会执行那个命令,”李神坛笑着解释道:“而且就算没有我,杨氏也要动手了,我也是根据他们的计划,才制定了我的计划呢。”

    任小粟沉默不语,他在计算时间!

    李神坛问道:“现在还要和我打一架吗?”

    话音刚落,任小粟果决的转身离开:“无敌,老李,我们走!”

    任小粟必须要在壁垒那边战火爆发前,找到颜六元!

    李神坛望着任小粟离去的身影,等任小粟走远了之后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好险,差点挨揍了。”

    司离人漂浮在李神坛身边:“神坛哥哥,你的部队不是两个小时之后才到吗。”

    “我不这么说,现在就真要挨揍了,咱俩又不一定能打过他和陈无敌,咱们得骗他离开啊,”李神坛笑道。

    司离人皱了皱鼻子:“我打得过他。”

    李神坛拍拍司离人的小脑袋:“战斗到最凶险的时候,并不是看谁力量更大,谁就能赢。”

    “那看什么?”司离人好奇道。

    “看一个人求生的意志,那不甘心死去的愤怒、守护亲人的渴望、面对危险世界积累出来的本能,都会给他力量,”李神坛叹息道。

    “哥哥你好像有点不开心,”司离人问道。

    “嗯,”李神坛看着任小粟他们离去的方向说道:“我那时候藏在人群里、藏在精神病院里,就想,要是有人对我喊一句,李神坛,老子来救你啦……”

    李神坛平静道:“那该多好。”

    司离人眨眨眼睛说道:“以后我可以喊呀。”

    李神坛笑眯眯的说道:“你是女孩子,不能自称老子。”

    “那就老娘,”司离人认真道。

    “可你还小呢!”

    ……

    壁垒一处宅院里,血液从院子一路流淌到了路上,那院子里有人刚刚发出哭喊声、求救声,却始终没有人来救援,只因外面的守卫也早就被人杀死了。

    胡说静静的站在里面那栋别墅的客厅之中,他打量着这屋子里富丽堂皇的装饰,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一个受伤的老人正挣扎着往一旁爬去,他在血泊里爬的有些慢,血液在大理石地面上会让地面显得有些滑。

    但这老人没有放弃,因为他面前的沙发下藏着枪!

    胡说出神道:“我女儿犯了什么错呢?不过是想改嫁而已啊。”

    地上爬行的老人怒吼道:“我怎么知道她是你女儿!胡说,你敢杀我,整个李氏都容不下你!”

    此时老人终于摸到了沙发下的手枪,他奋力将手枪抽了出来指向胡说,可是扣动扳机时,却只能听到空膛的响声,这枪里早就没有子弹了。

    胡说看向他说道:“李氏?李氏很快就不存在了。”

    胡说等着一天,等了9年。

    自己的女儿被游街示众,自己的外孙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那怒火,十几条人命是填不平的,他需要李氏所有人都下去给自己的女儿说一声对不起。

推荐阅读:大王饶命 我是大玩家 永恒国度

看网友对282、差点挨揍!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