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一序列 > 218、妇女之友颜六元

218、妇女之友颜六元

    在颜六元的指引下,李清正开着卡车往集镇里驶去,他有点疑惑,这群外乡的逃难人员怎么就这么快在集镇上立足了,而且竟然还买下了距离壁垒闸门最近的砖石房?

    一买还直接买了两栋!

    不过他回想起早先王富贵贿赂他的时候,一出手就是100颗抗生素和好几块手表,这些东西还在他的包里没有卖出去变现呢。寻常人贿赂,哪出得起这么大的手笔。

    现在李清正想着,自己和任小粟也算是朋友了,而且哨所也找到了正当的营生,那以前收的贿赂要不要还给任小粟啊?

    可是想到一下子丢出去这么大一笔钱,李清正心里又有点不甘心……

    路上,有妇女透过车窗看到颜六元便兴高采烈的打招呼:“六元,你身边就是你说的哥哥吧?你这么多天蹲集镇路口总算没白等啊,可算回来了。给你三个鸡蛋,晚上回去跟你哥煮煮吃啊。”

    颜六元笑着接过鸡蛋,然后又递回去一个,只留下了两个鸡蛋:“对,这就是我哥,开车的那个不是,他不用吃鸡蛋。”

    李清正:“???”

    不拿自己当人咋的,凭啥我就不用吃鸡蛋了!?

    任小粟乐呵呵笑道:“你在这集镇上人缘还挺好的啊。”

    其实在113集镇的时候,颜六元就特别讨妇女们喜欢,而现在脸洗干净了长得又好看又机灵,成为妇女之友就更理所当然了。

    颜六元笑道:“最近跟集镇上的人打听了不少消息呢,富贵叔来了以后为了站稳脚跟,帮了不少人小忙,所以我们比较受欢迎,当然,白眼狼也不少。”

    所谓的小忙就是帮助修修家具,送点小糖果,收货的时候价格稍微高一点点,王富贵把握的尺度很好,从不施大恩。

    在王富贵看来,大恩不仅不会结交人,反而很容易得罪人。而且施大恩也没什么用,真到了危机关头,也没几个人能还上这恩情,落井下石的居多。

    王富贵如今只是为了在集镇上办事方便点,并没指望谁能在危急时刻雪中送炭,靠别人还不如靠自己……不对,靠别人还不如靠任小粟。

    任小粟听到颜六元说打听了不少消息,便好奇道:“什么消息?”

    如今集镇外围不远处哪哪都是军营,不停的有不同番号的部队来回轮替。

    颜六元说道:“据说李氏去109壁垒清剿实验体的部队作战失利了,第一批部队已经撤回,损失了一小半的人。”

    “这消息你是怎么得到的?”任小粟皱眉道。

    “那些军人驻扎在集镇旁边,忍不住便要寻找相好的,而单身的妇女们也乐得能找个财团士兵当靠山,”颜六元说道:“有时候他们会跟女人聊这些事情。说是一开始他们进攻非常顺利,后来被实验体拖入巷战便立马溃败了,而且前进基地也被实验体给端了,如今正打算继续派部队过去,打算使用重型火力了,哪怕摧毁壁垒也得把实验体给灭了。”

    这个结果也比较符合任小粟的猜测,之前他看到赶赴109壁垒的作战部队并没有带什么重型火力,似乎是想尽量保留壁垒里的建筑似的,以免重建时花费太高。

    可是实验体这东西,你要跟它打巷战就纯属找死了,它们在建筑掩体内的速度是普通人类好几倍,力量也是好几倍,你除非用超凡者组成的军队跟它打,不然自动步枪在近距离很难发挥最大的作用。

    于是,结果就是人类作战部队损失惨重。

    而现在,李氏既然下了决心,任小粟估摸着实验体很可能要碰上硬茬子了,作为人类,任小粟当然希望李氏能把实验体这种毒瘤给清理掉。

    再恶的人也有一点点人性,但实验体却什么都没有。

    “还有个事,”颜六元说道:“集镇上的学堂得知姜无老师身份后,就想请姜无老师去当代课老师来着,但她给拒绝了,因为她说现在家里就她一个超凡者了,她得看家。”

    “嗯,”任小粟点点头,从这一点来看姜无还是值得信任的:“还有什么消息吗?”

    颜六元想了想说道:“对了,火种公司似乎在这里也留下了一些人,虽然不知道在哪,但集镇上隔夜经常能看到宣传单页,跟咱们在109壁垒里见到的一样。”

    火种公司?任小粟皱了皱眉头,因为李清正在场,所以任小粟不能跟颜六元说太多。

    只不过他见识过火种公司的尿性,对方如果知道附近有超凡者,肯定会不遗余力的进行抓捕。

    他倒是不太害怕,毕竟上次交手就感觉火种公司很弱……只是姜无如果暴露就危险了。

    “到了到了,”颜六元雀跃的指着两个砖石院子喊道:“就是这里了。”

    等李清正把车停稳,颜六元跳下车子冲了出去:“小玉姐,姜无老师,你们看谁回来了。”

    这一嗓子,还没等任小粟下车呢,院子里就冲出来好多人,小玉姐、姜无、女学生们,全都在这里。

    这一幕给李清正眼睛都看直了,他心说任小粟也太有福气了吧,简直就是男人的榜样啊!

    任小粟对王富贵笑道:“车子后面有我们从山里带来的猎物,你算算价钱给李班长结了,还有一部分是不要钱的,从山里给你们带的年货。”

    王富贵他们愣了一下,大家心想任小粟果然是任小粟啊,跑那么远当哨兵,回来竟然还能给他们带肉吃。

    王富贵笑道:“正好现在附近军队多,缺肉,这些肉肯定能卖上个好价钱。”

    说着王富贵走到运兵卡车后面往里面看了一眼,这一看就让他愣住了:“这么多?”

    任小粟递给他一张单子:“这是我们需要的东西,你也给准备一下,盐、调料、衣服!”

    “行,这个包在我身上,你先进去歇着吧,”王富贵笑道:“这种事情哪还用你亲自操心。”

    李清正在旁边看着这一幕,他以前以为王富贵才是这队人里的主心骨,可是现在看来,好像大家都是听任小粟的。

    这少年才多大啊?怎么连王富贵这样的精明商人都要听他的?

推荐阅读:大王饶命 我是大玩家 永恒国度

看网友对218、妇女之友颜六元的精彩评论